安卓手机平板365App下载 ! | 男女新会员,帐号免激活! | 加入365终身会员 ! | 每日图影 | 365情色网首页

>>> 警告: 本站是成人网站,请未满18岁者及对成人内容反感人士立即离开本站,谢谢配合! <<<

.

页==> (按回车键也直达哦~)
.共 744 楼.
<< 1 2 3 4 5 6 7 8 9 10  ... 75 >> 下一页>

请大家积极举报含有 其他网址 / 女性电话QQ号 / 隐藏回复可看 的违规贴 !!!
只看楼主,看贴更爽! | 发信推荐 | 打印
大兵bx365x会员
.楼 主. -□ 2010-4-2 20:42 发贴 110
注册 2009-2-4

与漂亮女毒犯的情爱往事[连载]转贴

1.
  二十三岁的时候,我还是个处男。我从西北山区到了江边的一个城市读大学。因为家里贫困,又加上性格内向,我一直没有找女朋友。
    我大部分的时间除了学习以外,就没有其他的业余活动了,可以说我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。我本该有着美好的前程,可是没有任何人能想到,一年后,我就成了一个瘾君子。
    我第一次接触到毒品是在毕业实习的时候,因为家里条件不好,我一边在一家机械厂实习,一边在一家酒吧打工,酒吧的工作是我的一个大学老师给我介绍的,那老师人还不错,酒吧是他的表弟开的,老师在我去酒吧工作的时候嘱咐我,要老实本分,该说的话说,不该说的不说,该做的事情做,不该做的事情千万不要做。
    我能回忆起来的是,有一天我好象喝了一个客人给的酒水,其实我是不愿意喝的,他搂着我的肩膀硬让我喝,我怕得罪客人,就喝了。
    接下来的几天,我并没有什么事情,有一天那客人又来了,又要我喝酒,我仍旧没办法,喝了第二杯,再接下去,有一天,夜里,我下班回去,我就不行了,感觉大脑发晕,嗓子干渴,浑身发慌,手老想在身上抓,似乎怎么也止不住,最后抖的不行,一直在床上翻滚,自己感觉就是需要什么东西,可是需要什么,我并不知道。
    我好不容易熬过了那天晚上,幸亏我从小在山区长大,体质好,当有一天,我再次难受的时候,我恰巧又喝了那人的东西,立刻犹如成仙一般,似乎我的身体都飘了起来,那舒服,我想是什么都比不了的,在那一刻,我突然意识到我是毒品上瘾了,当时我竟然感觉不到可怕,直到大脑冷静下来,我记得我一直在酒吧寻找那个人,可是却再也没找到。我后来知道那人是专门给没尝试过毒品的人下毒,增加客源的,他跟那些兜售毒品的人是一伙的。
    从那以后,我就离不开那东西了,我开始把我所有的积蓄都拿来买毒品,酒吧里经常会有人小声问需要不需要粉的,我知道从那里可以买到,我开始并不是很会吸,直接吃在嘴里,后来似乎是本能,我就吸的有模有样了。
    那段时间,我的理智和毒瘾几乎时刻都在对抗着,可是最后,我还是无法控制自己。毒品价格昂贵,我的那点收入,几乎买了几次后,我就口袋空空了。没有钱怎么办,就开始问同学借,当毒品上瘾的时候,我似乎什么借口,什么胡乱的理由都想了出来,能借钱给我的同学也都不是很有钱人,有的一百,有的两百,可是这点钱根本不够什么,当没有人再愿意借我的钱的时候,当家里也无法给我寄来钱的时候,我几乎要崩溃了,有几天晚上,我在床上翻滚着,牙齿咬着被子,难受的在床上乱打滚。
    似乎仅剩的那天良心告诉我,不能去偷,也不能去抢。
    我痛苦了几天,后来我都想过自杀了,直到这个时候,有个女人看上了我,那几日,我几乎没再去酒吧工作,老板也早就把我开除了,那天,我是去酒吧,幻想天上突然能掉下一点毒品的。
    “呵,小家伙,愿意不愿意陪姐喝一杯!”,那是她跟我说的第一句话。
    我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。那个时候,我早已不怕里面有毒品了,我甚至幻想那里面如果有该多好,我拿过来,很快就干了。
    当我再抬起头的时候,我才发现她很漂亮,只是年龄有点大,大概三十多岁,但是她是美女。
    “呵,很好,再陪姐喝一杯怎么样?”,接着,她就靠到了我身上,然后,把我弄到了黑暗处,接着嘴就贴到我的耳朵上,小声地说:“你最近怎么没来,我留意你很多天了!”
    我当时脸似乎红了,我仍旧没说话。
    “说句话嘛,姐这么可怕啊!”,她说着就把手放到了我下面,然后在我上面摸着说:“没事吧?”
    我摇了摇头,然后说了句:“没事!”
    “好乖,你没事,姐有事了,跟姐走好不好?”,说着,她就拉起我的手,然后把我的手放在了她的下面,不知道为什么,我一点也不害怕,大概我当时脑子里只幻想着毒品。
    因为难受,我闭上眼睛,什么都不去想,手在她那里笨拙地摸着,直到她:“哦”了声,然后就拉开我的手说:“哦,我疯了,你不跟我走,小心,我告你非礼我!”,说着,她扑哧一笑,就再次摸了下我的下面说:“我第一眼在这里看到你,就满喜欢的!”
    我抿了抿嘴想谈钱,但是我没好意思开口,我点了点头说:“恩,好的!”
    她把我带了出去,出去的时候,我看到她走到一亮特别豪华的轿车前,然后遥控打开了车门,接着拉开车门,对我一笑说:“哎,小家伙,上来,姐吃不了你!”
    我上了她的车,坐到车上后,我没有看她,眼睛一直望着前方,而她突然就一把抱住了我,然后亲吻着我,边亲吻我边用手摸我,还把我的手放她的怀里拉,我想性这东西也可以充当毒品的。我似乎找到了毒品的感觉,疯狂地跟她亲吻起来。
  



裸少女真人赌厅
反封锁!下载手机平板365App!365广告请联系

大兵bx365x会员
.第 1 楼. -□ 2010-4-2 20:45 发贴 110
注册 2009-2-4

2.
    那时正是夏天,她穿了身白衬衣,下面一条白色打晃的裤子,很柔软,当我的手摸到她的胸的时候,我张着嘴,我想以这样来减轻毒品给我带来的折磨。
    当时我一点经验也没有,可是因为毒品那玩意,我却看似很老练。
    她的身上很好闻,我当时并不知道她用的什么香水,她被我亲吻的很开心,头抬起来,轻轻地说:“小家伙,你好坏,BEAUTIFUL!”,她那个英文单词,让我知道她应该不是普通女人,是有些学历的。
    我喘息着说:“让我死吧,让我死吧!”
    那时候,我真他妈的不想活了,那是真的,她听后,忙点着头,但马上摇着头说:“不要死,要开心!”
    大概几分钟过后,她突然咬住我的耳朵说:“乖乖,停一下,真想让姐死啊?”
    我停了下来,然后把猛地把头转到了一边,我望着这个城市的夜色,那些日子的痛苦挣扎,我真想死。
    她扑哧地笑了,我回过头去,看到她的头发早已由原来的光洁整齐被我的弄的凌乱不堪了,胸口的衬衣口子也掉了,鼓鼓的胸有一半都露了出来,两个葡萄也似乎都出来了,她竟然没有整衣服,她的脸很红,在旁边灯光的阴沉下,很漂亮,乌黑的眼睛大大的,嘴唇也很红润,她看到我,用手捏了下我的脸,又笑了下说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    我想都没想地说:“林家良!”
    “多大了?”,她抿着嘴,笑着,陶醉地望着我说:“有二十了吗?”
    “我二十三了!”,我低下头。
    “姐不告你非礼,你不会告姐非礼你吧?”,她说过这句话,又是一笑,然后她就把车开了起来,边开车边看着前方,然后又放起车里的音乐说:“你是学生对不对?大学生?”
    我当时什么都不怕,我说:“是的!”
    “江城大学的?”,她猜的很对,我刚想承认是,但是我忙说:“不是!”
    她再次笑了,一只手开始拿过来放在我那儿说:“没小丫头好是吧?大学里的小丫头很单纯!”
    我没有说话,我不知道该说什么,在她面前,我犹如一个傻比。那个时候,我根本没心思说去喜欢谁谁,跟谁做有感觉,哪怕是处男,因为毒品,我都把初男的欲望给忽视了。
    “不要怕,姐不是不三不四的人,虽然做的工作——不是很说的上来,呵,但还有点良心,你说呢?家良!”
    我听到她叫我名字,我猛地转过脸说:“什么?”
    她吐了下小舌头说:“看把你吓的,第一次啊?”
    我第一次笑了,是被她逗笑了,我低头笑着说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    “你这家伙还会笑啊,姐告诉你,我叫梅子,你叫我梅子姐就好!”
    “好象日本名?”,我嘀咕着说。
    “哼,你才是小日本呢,够坏的你!”,说着,她就得意地拉起我的手说:“最讨厌小日本了,我爷爷是被日本人打死的,我要是日本女人啊,你把弄死好了!”
    我见她如此坏,我就不客气地说:“好啊,反正我早已不怕死了!”
    “我也不怕!”,说着,她就忙望着窗外说:“到了!小家伙,别着急,一会上去让你够!”
    我抬头望去,是江城四季花园酒店,五星级的。
    



大兵bx365x会员
.第 2 楼. -□ 2010-4-2 20:48 发贴 110
注册 2009-2-4

3.
    我走出车来,站在那里,傻傻的,犹如一个山里人面对大城市一样陌生,那么高档的酒店是我从未去过的,我真不知道命里为何会遇到她,更不会想到,我这样一个从山区走出来的孩子,浑身质朴,一切都原本该真实,为什么又要跟传说中的毒品扯到一起,曾经这个东西离我十万八千里,我根本无法想象。
    闭上眼睛,那已经不是性驱使我,而是我希望她可以给我一点点钱,仅此而已,今日,我风光无限,当我回忆这段往事的时候,我一点也不感觉难为情。因为人这东西,所谓的高尚,干净不过都是作给别人看看罢了。
    “哎,走啊,家良,没事的!”,她从车里拿出了一件外套,穿在了身上,这样可以掩饰她那脱落了纽扣的衬衣。
    我走了上去,我走在她身边的时候,她没有转脸地说:“这个世界只有你抬的起头,才有人会尊重你!”
    我点了点头,把头抬了起来,快要到门口的时候,有服务生放门,她面带微笑地说着谢谢,看起来是那么的彬彬有礼,我也微笑着点头,一副有模有样的架势。
    我当时怕别人看到我,我甚至感觉如果有人看到我,一定会笑话我,我是吃软饭,而的确,我就是,我可以反驳吗?不可以。
    我们进了电梯,进了电梯后,她笑着望着我,似乎很幸福地说:“有天,我在酒吧里看到你,你还给我端了杯酒,我正准备给你小费,你就走了,你还记得吗?”
    我的确不记得了,我那时候性格内向,我从来不过多打量客人,只是点到为止而已。
    我摇了摇头说:“我不记得了!”
    “姐有很难看吗?”,说着,她笑着突然亲了下我的脸,然后马上离开了,继续保持原来的姿势,双手插在胸前,用外套包裹着自己。
    我第二次笑了。
    这个时候电梯到了,门开了,我跟她走在过道里,我感到万分茫然,我那个时候哪跟女人开过什么房,我以为我的第一次会跟一个跟我一样大的女孩子,是妹妹之类的,可是却跟了一个大我很多的女人。
    走到一个房间前,她掏出房卡,门开了,里面特别豪华,是一个套房,宽敞明亮,灯光柔和,床高高的,大大的,看起来都特别有弹性,别提睡在上面了。
    她把包扔到了床上,然后把高跟鞋也甩在了地上,接着就上来抱住了我,脱掉高跟鞋后,她个头比我矮了一些,穿高跟鞋的时候,她个头的确不低,比我一米七八的个头矮不了多少。
    她抱住我的腰,然后就抬起头望着我说:“你不要我,我打电话报警,你——”,我听了,竟然被吓到了,我愣了下,然后死死地抱住了她,接着就把她按到了床上,对于处男来说,也许上来就把女人压在床上是动物本能。
    我把她她压在了床上,她开心了,张着嘴,耸着鼻子,吸着气说:“像个男人一样来吧!”
    我想她一定是受过了什么精神刺激,她太可怕了,当时我并不知道她这些话可怕,也许做爱就该说这些话,可是现在想起来,她的确是精神受了刺激,心里有阴影。
    我胡乱一气扒掉了她的衣服,她自己动手把乳罩解了,她的皮肤好白,好嫩,胸部好挺,也大,然后我对着她的MM,一阵乱啃,犹如小时候家里穷,吃到一顿肉一样。我想我是把她咬疼了,她的双手抱着我的头,摸着说:“哦,小鬼,你会把我咬出血的!”
    我忙停了下来,她却急的按住我的头说:“亲爱的,不要停!”
    我点了点头,继续去啃,我的下面越来越硬,当我感觉我需要某个东西的时候,我停了下来,她激动地躺在那里望着我说:“来吧,乖乖,不要着急,放开点,想怎样就怎样,这个世界都是你的,不要沮丧,丢了工作没关系,你该占有一个女人,这是你该开心的年龄!”
    我看了她一眼,然后就低头去脱自己的裤子,当时一点都不美,就跟粗俗的山里蛮夫一样,我脱掉裤子,然后又脱去了内裤。
    我再抬头的时候,她已经把内裤扔到了一边,我看到了她那儿,我发呆了,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干了。
    她突然从床上爬起来,然后跪在床边,手握着我那里,竟然用嘴——。
    我完蛋了,我没有控制住,FUCK,我弄到了她嘴里,她笑了,皱着眉头,把东西都含着,然后用手拍着我的大腿,接着就爬起来跑到卫生间,然后吐掉了,当她出来后,她就从后面抱住我,然后手继续在我那里玩弄着,我感觉有些疼,我控制着,不多会又是很硬了。
    她这个时候,继续躺到床上,牙齿咬着下嘴唇,对我抛着眼神,说:“来,HERE!”
    我走到她跟前,对着那里,弄了几下,进去了,我仰起头,手扶着她的双腿,一下下地进去,完全是本能,我特别舒服,我突然感觉原来还有跟吸食毒品差不多的快感。
    我疯了,这次,我很长,很长,直到她挺动着圆润的身体,抖动了几下,不多会,我也到了,我压在她的身上,她“啊”着,笑着,把我抱在怀里,摸着我的脑袋说:“乖乖,很好,小家伙!”
    我不停地喘息着,喘息着,直到她继续开始抚摩我的后背。



大兵bx365x会员
.第 3 楼. -□ 2010-4-2 20:51 发贴 110
注册 2009-2-4

  4.
    那个时候,我并不知道什么是爱情,就好比一个人有前生,有来世,却没有此生。那当中是断层的,我一下就飞跃到了离奇的阶段。
    有时候,你不得不相信命运。
    那个晚上,我们做了好几次,后来几次,她是趴着的,而后还有一次,她是跟我在洗手间,那些都是她引导我的。她就好比一个老师,一个姐姐,一个母亲,我依然可以记得她那清晰的温暖,她手上的味道,永远像初次见面那天一样感动。
    梅子姐看起来很调皮,也很可爱,你无法想象一个大女人会有着那种高雅的天真,后来,她就拉我去洗澡,她给我洗的,看着我那里,她撇着小嘴,笑着,摇着头,唏嘘地说:“哎呀,这个小和尚要好好洗洗!”
    那个时候,我已经无法控制不笑了,我被她弄的很想笑,她见我笑,就来挠我的腋窝,我越是笑,她越是捉弄我,我犹如一个大姑娘一样被她调戏着,她哈哈地笑,最后就扭着屁股把我从卫生间追到床上,在床上,她一把抱住我,认真地看着我说:“你很像我小时候喜欢的一个男孩子,你知道吗?”
    我点着头说:“恩!”
    “傻不傻啊,你,怎么我说什么,你都恩啊!”,她说着就抚摸着我的身体说:“我知道你不再酒吧工作了,是因为犯了错误,被老板开掉了吗?”
    我摇着头说:“不是,是我不想干了,因为毕业实习忙,我做不了两份工作!”
    “将来有什么打算呢?想不想出国留学?”
    “出国?”,我摇了摇头说:“从来没有想过,我想能够进国企,我是学机械的,比如重工之类的企业,工作比较稳定——”,我把这些,我以前在宿舍跟同学经常聊起的话跟她说了。
    而她却点着头说:“其实出国也满好的,比如去新加坡啊,泰国,或者东南亚那边的其他国家!”
    我没说话,只是笑。
    她又说:“如果你想去那边啊,我可以帮上你忙的,很简单,不过听说德国那边工业比较发达,但是那边我没太多关系,我只是在法国,意大利呆过一两年!”
    她说的话,我似乎一点也不关心,那是她自己的事情。
    “你老家是哪的?”,她坐在床上,我躺着,她不知从哪里拿出一包555烟递了根给我说。
    我那时候不怎么抽烟,她给我点上,自己也点上,吹了口烟说。
    “西部高原地区的!”,我转头望了她一眼说,我看到她坐在那里,什么都没穿,两个葫芦依旧很迷人,一点也不下垂,很结实地,很圆地挺在那里,她保养的很好。
    这个时候,我才突然发现,她的身上有一块文身,是在乳房的侧面,一朵很小的蔷薇花。
    “我没去过那里,是不是跟张艺谋拍的电影里那样的!”
    我点了点头说:“好象是吧,我不知道你说的哪部!”
    那时是一九九九年,网络还不像现在这样发呆,能看的电影也不多。
    那天晚上,我们就这样随意地聊着,梅子姐时而哈哈大笑,时而用那深邃的眼睛望着我,她很聪明,也很有情趣,也大方,比我们那里的女人要高雅的多,比大城市里的女人也要高雅的多,她的身上似乎有着一股很不一般的气息,好比那种生活在国外多年的华人。
    她时常会冒出几句英语,而我大学的英语也不坏,她说什么,我也明白,有时候,我还会插上几句英文,她听了感到很惊讶,说我发音很好,说我这么聪明,以后肯定会有出息,会有美好的前程,而我当时并不知道那美好的前程在哪,我不知道,一切,我都不知道。
    我记得那天晚上,我问她为什么如此开心,她说的一句话是:“家良啊,人生苦短,就这么几十年,也许说没了,就没了,为什么要不开心,沮丧着脸呢,你说是吧?小家伙!”
    我微笑着点了点头,我感觉她说的很有道理,她很会说话,就像个诗人。
    那天晚上,是她搂着我的睡的,她把我的搂的很紧,她说她小时候就喜欢搂着洋娃娃睡觉,她把我楼的很紧,我一直没怎么睡,当我下半夜睡去,第二天醒来的时候,发现床上空空,我在被子上发现了一张纸条,和一沓钱,上面写着:
    家良,小家伙,姐有事早上去赶飞机了。我走的急时,看你睡的很香,就没叫你,不知道你为什么如此不开心,仔细想想,也许这是你的性格,不过凡事,不要多想,坚强点。
    我给你留了点钱,你别多想,姐不是那意思,好好实习,好好努力,等我忙完这段时间,我会回来找你,虽然我不知道你的联系方式,但是相信我,以你姐的实力,我一定会找到你的。
    乖!
    看着这个纸条,我晃如那夜做了一个梦,一个很长的梦,而这一切又不是梦,是真实的。
    如今回想起来,就好象昨天发生的事情一样。
    的确如她所说,一个月后,她竟然真的就找到了我,而那天,她发现了我的所有龌龊事情。



大兵bx365x会员
.第 4 楼. -□ 2010-4-2 20:56 发贴 110
注册 2009-2-4

5.
   一个月后,江城的天气更加炎热了,时间到了1999年的六月份,我从学校拿了毕业证,拍了毕业照,就彻底从学校搬了出来。
  梅子姐给我的留的一万块钱解决了我不少问题,那时候海洛因的价格才五百块钱一克。那一个月,我几乎天天过的很快乐,我控制着吸,我很害怕钱没的日子,为了生计,我留在了那个实习的工厂,暂时做起了零件设计工作。
   那个周末,我没去上班,大概中午的时候,外面的阳光很强烈,我没吃饭,毒瘾就上来了,我拿出前几天买的东西,又拿出工具,刚想舒服一下,接着就有人敲门,我慌忙把东西藏了起来,因为慌乱,好象东西撒了一些在桌子上,我慌忙把桌上的东西抹进了嘴里,然后去开了门。
   我打开了门,竟然是梅子姐。她换了发型,头发扎了起来,穿了身运动服,很阳光的样子,脸依旧是那么的光洁,眼睛乌黑明亮。
   她看到,就笑着说:“还认识我吧?小家伙!”,她特别爱叫我小家伙,我也不知道我哪小的,她叫的时候,我感觉是在叫一个小宠物。怪别扭的。
   因为那一万块钱,我特别感谢她,那是我的生命源泉啊。我忙笑着说:“梅子姐!”
   “呵,你都会叫我姐了啊,看起来过的不错,我可以进来吗?”,说着,她往屋里伸了下头。
   我无法推辞,点了点头说:“恩,进来吧!就是有点乱,我自己住的!”,我多加了后半句。
   她又是抿嘴,然后进来,就一屁股坐到床上,也不管我床上有没有味,就拿出我桌子上的扇子扇了起来,望了望四周说:“没买个风扇啊,不热啊!”
   我看了眼抽屉,然后就望着她说:“哦,本来想买的,我忘了,对了,你怎么找到这里的啊?”
   “这还不简单啊,我去酒吧问了下老板,老板又打了电话给他什么表哥,说是你老师,你老师又打电话给了你什么同学,我就找到这里了!”,她说了好多,说完就用那种暧昧的眼神望着我说:“怎么着,不欢迎我啊,敢不欢迎,扁你!”
   我忙摇头说:“哦,没有,怎么会!”
   她不说话了,一直望着我,抬起头,舌头抿了下嘴,我们彼此望着,因为刚才那一口东西似乎让我性欲大增。
   我的下面股了起来,当时我就穿了条短裤,加一件背心,肌肉很结实,下面更是结实,我突然有点控制不住。
   她没说什么,突然用手把我的裤子慢慢地拨了下来,我的东西就出来了,她看了会,就抬头望着我挑逗地说:“有没有跟大学里的小丫头做?”
   我摇了摇头,她开心了,用手轻轻地摸了下,就站起来,抱住我,嘴唇贴到我的嘴上,手仍旧摸着我那里跟我亲吻,我们抱在一起亲吻了好久,然后就互相抚摸着,就在我摸的特别兴奋的时候,她突然停了下来,然后露出了可怕的表情,我似乎不该跟她亲吻,因为我不知道她为什么很懂这些。
   我看着她那可怕的表情,我说:“怎么了?”
   她用舌头抿了抿嘴巴,然后表情更加严肃了。
 6.
    我又问了句:“你怎么了?”,她突然一笑说:“哦,我头突然有点不舒服,好象是刚下飞机,加上有点热——对了,家良,你能不能下去给姐拿瓶饮料,冰镇的,我上来的时候看到下面有小卖铺.”
    我点了点头说:“恩,好的!”
    “我给你钱!”,她刚想掏钱,我说我有。
    我转身走了下了楼,我是跟三四个人合租的老式公寓房,我跑下了楼,当我拿着两罐雪碧跑上楼的时候,我看到梅子姐冷冷地站在那里,面无表情。
    我递过饮料说:“给!”
    她没有动,死死地站在那里,眼睛望着我有着悲伤的神情。
    “为什么要这样?”,她问了句。
    我被她问的很害怕,吸毒以来,我每天都跟做贼似的。
    “什么怎样?”,我笑了下。
    “为什么你也是这样的人?”,她眯着眼睛特别鄙视地看着我。
    我不说话了,我大概能猜测出什么,可是我无论如何,也不会知道她是怎么知道的。
    我把头转到了一边,然后又回过头来说:“你说清楚好吗?”
    她皱着眉头,痛苦地伸手猛地一把拉开了抽屉,我被吓的几乎想逃跑,我感觉我呼吸不过来,我慌乱地望着她说:“那,那没什么——不是我的——是我朋友的!”,我哆嗦着说。
    “你还骗我,你太小看你梅子姐了——”,接着,她突然发疯似的用手抓起里面的东西,我那时候毒瘾又上来了,我慌忙拉住她的手说:“不要扔!”
    “混蛋!”,她特别有力气,一把推开我的身体说:“告诉我,为什么?为什么要吸这个!”
    我头脑开始发昏,我闭着眼睛,然后特别急噪地说:“你管的太多了吧,是我的又怎样,跟你有什么关系,你不要扔!”
    “为什么?”,她特别气愤地说:“你既然吸这个,为什么要跟我上床,我最讨厌你这样的人,我看你表面老实,你为什么也是这样的人?”
    我几乎没有理智了,我冷笑着说:“你搞清楚没有,是你拉我去开房的,不是我拉你的,跟我没关系!你又是什么好人吗?这么随便,你不知道找过多少男人了!”
    她也冷笑了,笑着摇了摇头说:“对,是怪我,我他妈的贱!”,她生起气来特别吓人,这是我没有想到的。
    她竟然哭了,她的眼泪瞬间就下来了,她抹了把眼泪说:“你还是西部地方的,那里应该很穷,你却干这些事情,你对得起你家人吗?对得起吗?我第一眼看到你,感觉你很老实,可你为什么要这么不争气!”
    我继续急噪,我皱着眉头,想去拿毒品,她又一把推开我说:“不准碰!”
    我这次没有任由她推,我也用起力来,结果一把把她推到了床上,她躺到床上,喘息着气说:“你吸吧,这个东西会把你害死的,你根本不会相信,也不会明白我的话,吸吧,死了更好!”
    我拿过毒品放到鼻子上,吸了口,情绪稳定了下来,我站在那里,不去看她,她也不说话,就这样停顿了大概一分多钟后,我低下头说:“钱,我会还你的,你走吧!”
    “家良,跟我去戒毒所好不好?”,她说。
    我听了这句话,突然情绪特别失落,我哽咽着说:“你以为是我想吸吗?我是被别人害的,是别人在酒里下药给我,我有什么办法?”,那些日子,我的委屈似乎一下都上来了,竟然落了泪,我努力不哭,擦着眼睛说:“对不起,我让你失望了,我对不起你!”
    她看到我哭,突然上来一把抱住我说:“乖,不要哭,不要哭,你说是有人给你下药的吗?”
    我在她的怀里点了点头。
    她突然就用手捶打着自己的脑袋,我拉住她的手说:“你干嘛?”
    她离开我的身体,眼睛带泪地望着我说:“家良,这一个月,我有想你,我不知道为什么,你听姐一句,我带你去戒毒所好不好,所有钱,都由我来出,你相信我,把毒戒了,就会好了!”
    我慌忙地摇着头说:“我不去,如果去,别人就会知道了,老师同学有可能都会知道了,如果我家里人也知道了,我真的是没办法活了,我不去!”
    “乖,没事的,我会让他们保密的,你相信我,如果我出卖了你,我不得好死,相信我好吗?”,说着,她就把我拉到床边,搂住我说:“乖,姐刚才脾气太大了,我知道不是你故意吸的,是在天堂人间酒吧吗?”
    我点了点头。
    她吸了口气说:“不说这个了,答应姐好不好,姐疼你,以后不管如何,有姐陪着你,我帮你把这毒品戒掉,不管别人怎么看,姐一直会关心你,认为你是好孩子!”
    她的话让我特别感动,从来没有人这样对我,我突然转身扑在她的怀里,抱住她,身体在她的怀里抖动着,那一刻,我似乎可以感受到了她的灵魂,也就是在那一刻,我对她的感情似乎有了不一样的东西。
    我答应了梅子姐,去了戒毒所。
    至于她是如何敏感地发现我的罪行的,我那时并不知道,她也没跟我说,当我知道原因后,我真想抽她几巴掌。
    



大兵bx365x会员
.第 5 楼. -□ 2010-4-2 21:01 发贴 110
注册 2009-2-4

7.
   那天下午,我们没有做,她不是那种不懂事的女人,梅子姐联系了戒毒所,她打了几个电话,似乎认识不少人,关系很不错,很快就把这件事情搞定了。
   我清晰地记得那个下午,太阳毒辣的很,她带我离开,离开的时候,我想收拾下我的衣服,当我去拿那些还没有洗的衣服的时候,她拉住我说:“家良,不要拿了,姐给你买新的!”,我摇了摇头说:“不要了,这些衣服,我穿习惯了!”,她说:“好吧,那我帮你收拾!”,她边收拾我的衣服,很有条理地叠起来,边叠边说:“家良,听姐说,到了戒毒所,会承受一些也许无法想象的苦,但是你必须忍着,如果你想重新来过,必须度过那段时间,还有,以后出来后,千万不要再去碰这些东西,就是死也不能碰,如果你再碰,姐恨你!”
   我点了点头,我不知道她为什么懂得这么多,我当时问了句:“姐,你能告诉我,你是做什么的吗?你好象对这些都很懂!”
   她愣了下,然后回头一笑说:“傻瓜,姐是做生意的,我出来这么多年了,什么都懂啊!”
   我点了点头。
   出来的时候,她帮我拎着包,我要自己拿,她说不重,她硬要帮我拿。
   从楼梯上下来后,她还在一直嘱咐我,我不停地点头,我是想好,是想重新来过,回到当初那个自己,在毒瘾没有发作的时候,我的理智告诉我,如果能够回到当初该有多好,身体也好,心情也好,每天哪怕再哭再累,也会感到幸福,只要摆脱这个可怕的恶魔,我真是恨死毒品这东西了。
   出来后,我看到她换了辆车,那天晚上她开的车,我叫不上名字,都是英文,也很时尚,很久以后,我才知道那是世爵,满贵的。而那天下午,她开的是银色奔驰跑车,我当初认识这个标志。
   我那个时候才知道,她应该是满有钱的,上了车,她拉上车门,然后用手揉了下我的头发,一笑说:“别沮丧了,开心点!”
   又是很难明白,当她开始知道我吸毒的时候,她暴跳如雷,可是没过多久,她又非常能够理解了,甚至感觉是很平常了,我真是难以理解。
   在路边,她还是停了下来,先是把我拉到一家商场硬是给我买了几套夏天穿的衣服,几件T恤,和几条牛仔裤,都是满贵的,对于当时我的来说,最后又在一家超市买了一些吃的给我,买的时候,她说:“如果管教说可以吃,你就吃,不可以吃的,你就不要吃,在里面要听话,不要随便吃东西!”
   我第一次感觉到有一个不是亲人的人如此关心我,而且还是女的,我也是第一次得到了那种特别不一样的感觉,是女人给我的。
   从商场出来的时候,她大包小包拎着东西,我就像是一个孩子,而她那无微不至的关心,那温暖,让我现在一闭上眼睛,就会绝望的痛。
   到了戒毒所,她让人出来接了我,她好象认识里面的人,她跟一些人打过招呼后,就让我办登记手续,很烦琐,他们问了我很多,比如什么时候吸的,怎么染上的,毒品来源是在哪里,有没有从事过贩毒活动,等等,我都交代了。
   问我话的时候,梅子姐不在我身边,出来后,她问我怎样,我摇了摇头说没事。一切都弄好后,她要离开了,她走的时候把一个朋友拉到一边说了些话,就过来跟我说:“家良,好好的,在里面听话,坚强些,不要辜负姐的期望,一两个月后,姐想看到重新的你,好不好?”
   我点了点头,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一刻,我突然特别想哭,难以控制。
   她似乎看了出来,悄悄地握住我的手,然后回头望了下远一点的管教,轻轻地说:“等你好了,一切成功了,你要什么,姐就给你什么,相信我,让你跟那天晚上一样开心,每天都开心,好吗?”
   我竟然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,我点了点头,她用手捏了下我的脸,然后吸了口气说:“好了,跟管教进去吧,姐要走了!”
   我点了点头,我看了她会,我很想抱她,但我还是转过了脸去,我跟管教走了很远,她突然在远处喊了我声说:“家良!”
   我猛地转过头去,她在那里有些伤感地望着我说:“有什么事让张姐给我打电话!”,带我进去的那个人大概姓张,她认识。
   我说好的,她又说:“记得,千万不要让姐失望,记得姐的话!”
   我又是点头,我似乎看到她哭了,她用手捂着嘴,眉头紧紧地皱着。
   我也想哭,可是却怎么也没有眼泪,我看到她一直望着我,很久,很久,直到我被管教带进了屋,我看到她还在那里站着,犹如一个可怜的等待着远方男人回来的小怨妇,她伤感了,她认真了,而我却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对我这样,一个女人,看似很放荡,很随便,可她为什么要对我好,为什么呢?
   这个问题,我到今天都不能明白,为什么女人对你好,有可能没有任何原因,为什么爱情就是如此,爱了就爱了,谁也说不上来,这是梅子姐后来跟我说的话。
   每一次跟梅子姐分别,我都没想到何时会再见,可是每次,我都躲不开她的手掌,她的能力太强大了,让人感到神秘。
   我现在都不记得,我是什么时候感觉自己真正爱上梅子姐的,不知道。也许就在那天的分别时候,我的灵魂被触动了下。
   从那个时候开始吧!
   可是后来发生的那些所有离奇的事情,我是做梦都不会想到的。
  



大兵bx365x会员
.第 6 楼. -□ 2010-4-2 21:07 发贴 110
注册 2009-2-4

8.
   戒毒所对于吸毒人员来说,是要承受很大的压力的。
   我开始做了心理准备,可是那比我想象的要难以忍受,其实不是戒毒所多么可怕,而是毒品可怕,毒瘾发作的时候,我难以控制,在开始几天,我几乎死去,头见到什么都会撞,当毒瘾上来,血液似乎能把血管冲破,大脑蜂鸣不止,那个时候如果能给自己吸一口,立刻把我枪毙都行。
   我写这个故事也希望所有人都不要去碰这东西,千万不要,那是一条不归路.
   一杆烟枪不闻炮火连天,打得家破人亡.一张锡纸不见硝烟四起,烧掉万亩良田!
   有些路,是万万不可走的,若想回头,真是要脱胎换骨,重新做一次鬼,然后才能再做一回人的。
   好在,我都熬了过来,在我最恐怖的一次,张姐他们给我少量吸食了些毒品,这是正规的,他们怕我突然死去,可幸的是,我没有死,一个星期过,我的身体稳定了下来,加上里面张姐他们的心理教育,以及每天的体育锻炼,还有最重要的药物治疗,两个星期后,我感到我又重新有了希望。
   就在这个时候,我突然收到了梅子姐给我的一封信。现在我找出这封信的时候,纸张已经发黄了,字迹也开始班驳了。
   信的内容如下:
   家良!我本来是想给你打电话的,我给张姐电话的时候,她说你正在上课,就没叫你。听张姐说你恢复的很好,很坚强,我很开心,这种开心是我以前没有过的,我感觉我可以帮助你,让你阳光,身体健康!这多好啊,一个人可以有着健康的体魄,可以没有任何污染,身体的,精神的,都是干净整洁的,你知道这多么珍贵吗?所以,你要好好珍惜,再坚持一段时间,就都好了,听姐的话,切记,从此以后,做什么事都可以,但是永远不要做违法的事情,不管是危害社会,危害他人,还是危害自己的,都不要做,如果你做了不该做的事情,姐会一辈子看不起你!因为我——我把你当亲弟弟,当一个亲人,当一个——我也说不清楚的人,所以,我要这样要求你。
   对了,姐要出国一些日子,等你从里面出来的时候,姐会来接你,希望那个时候,你能对着我笑,一定!
   ——疼你的梅子姐
   看完这封信,我特别开心,因为那些日子,我开始无比地想念这个女人,想念梅子姐,她是我的全部动力,我想如果没有她,我不会有任何希望。
   我几乎天天都盼望着两个月后,我可以走出戒毒所的日子,每一天都是在幻想着梅子姐的心情中度过的,因为没有了毒瘾,我的性欲开始无比强烈起来。我有时候会自己偷偷地幻想着她,然后释放出来。我特别期待可以出来后,跟她上床,跟她做爱,犹如那天晚上一般。
   可是两个月后,我健康阳光地出来了,我还长壮了不少,因为军事化的体育训练,皮肤有些微黑,身体很是壮实。但是,我没有在门口见到梅子姐,那天,我从里面出来的时候,我一直对着门口望着,我想她一定会知道我出来的,因为她在那时候我的眼里,真是神通广大,无所不能。
   张姐带我出来的,我随口问了句:“张管教,梅子姐说来接我的,她好象没来!”
   张管教说:“你梅子姐是做大买卖的,平时都很忙,我最近听说是出差了,还没回来吧!”
   我点了点头,又问说:“张管教,你是怎么认识梅子姐的啊?”
   她听后,忙说:“哦,我的一个亲戚以前在她开的服装厂里当会计,我们一起出来吃过饭,就认识了,这不是因为你的事情嘛,所以就更加熟悉了——对了,你梅子姐是好人!”
   我点了点头,不再问下去,她以前做过服装生意,那她应该是个满能干的人,我心里多日的疑虑被打消了不少,她就是做普通生意的吧。
   走出门口,她的确没有来,我虽然有些失落,但是我能够理解她,她对我已经够不错的了。
   告别了张管教,我拿着背包,站在戒毒所门口的那条马路上,我想我先回以前住的地方,可是我摸了摸口袋,身上只连打车费都不够了,我于是就沿着路走。
   就在我还没有走多远的时候,我身后一辆车突然不停地按喇叭,我转过头去,皱着眉头看了眼,突然车子的玻璃被划下来了,晕,她竟然每次见我都会换一辆车子,当玻璃被划下来的时候,我才看到竟然是她,她戴着墨镜,那天,手拿掉墨镜,望着我幸福地笑着说:“小家伙,要打车吗?”
   我立刻就笑了,笑着望了她会,然后特别开心,特别阳光地说:“可以吗?”
   她笑的更灿烂了,手一挥说:“of course!”
   我把包往她的车里一扔,随后就跳了进去,到车里后,我比以前变了,不再那么羞涩,不再那么隐晦,我感到特别开心,特别自信,我望了她会,她重新把墨镜戴上,没有转过脸来说:“小家伙要干嘛?”
   我喘息着身体,然后勇敢地,猛地一把就把她抱在了怀里,她被我吓着了,“啊”了声,结果就没出声了。
   我把她抱着,温柔地亲吻她,亲吻她的嘴唇,她的额头,她的头发,我想我第一次有大男人,她有小女人的感觉,就是在那天的车上。

9.
   我可以说是骑到她的身上的,我在她的身上又亲又啃,她被我弄的双手支撑着我,最后竟然笑了,手抓住我前面说:“哦,乖乖,比以前壮了不少,慢点,强暴啊!”
   我抱着她的头,对着她的脑袋猛亲了两下,然后平静地说:“我以为,我见不到你了呢!”,我那个时候无比放松,一点也不拘谨,拿着她车上的饮料,打开就喝了。
   “如果见不到了,会怎样?”,她在旁边斜着头看我。
   “我也不知道,如果见不到你了,我想我会找份工作,然后好好努力,兴许多年后,你还会见到我,那时,我都能自己开家工厂了呢,做老板了,很风光,总该不会让你失望吧!”
   “还有呢?”,她继续问我。
   我抿了抿嘴说:“还有就是——”,我回头看了她一眼,她那调皮的样子,宛如一个小女孩,在焦急地等待我回答什么。
   我摇了摇头说:“实在想不起来了!”
   她笑了,转过头去,望着前方说:“这次差点还就真见不到你了,不过,上天啊,告诉我,我答应一个小家伙的承诺,我要来见他,所以就一切没事了——”
   我看着她,以为她又在说什么谎话,她喜欢拿我当孩子一样地逗我。
  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,因为她的工作,我一点都不了解,那个时候。
  她突然把车子开动了起来,一边开车,一边伴随着车里的音乐,唱邓丽君的那首《我只在乎你》,后来又唱《甜蜜蜜》,车里都是邓丽君的歌,她唱的很好听,似乎她很喜欢邓丽君。
  “你很喜欢她的歌?”
  “是啊,你恐怕无法理解的,1995年,我当时长住泰国,那年,她去泰国,最后在清迈的一家酒店离开了,后来,我们很多人还自发组织去了湄宾酒店悼念她,现在每次听到她的歌,都会有哭的冲动!以前,只要她开演唱会,不管在哪,我都会买飞机票去看!”
  我点了点头,我好象从小到大没对什么明星特别崇拜过,也很难理解吧。
  她看了我一眼,突然就笑着,挠了下我头说:“哎,怎么把你说伤感了啊,没事,姐见到你就开心了!”
  我点了点头。
   她一直开到了江城江边,一片没有人烟的地方,她把车停了下来,停下后,就让我坐正,然后她把坐椅放下了,这次她开的车空间比较大。椅子放下后,犹如一张床。
   我似乎明白她的意思了,她真是够坏的。
   弄好后,她笑着说:“躺下!”



大兵bx365x会员
.第 7 楼. -□ 2010-4-2 21:10 发贴 110
注册 2009-2-4

注意描写尺度!!敏感内容屏蔽
10.
   多年后,我无比喜欢一句话:爱上你就是一场劫难,为此,我在劫难逃!
   荒野里汽车上的疯狂后,她开着车,把音乐放的更大,一边吹着口哨,一边伴随着音乐晃着身体。沿江公路很长,她很快乐,车子顶棚被放下来,我们的头发被风吹的四处飘散。
   “啊!”,她突然大声地呼喊,她是笑着的,我被她吓了一跳,她却大声说:“开心吗?”
   我说:“开心!”
   “什么?姐听不到!”
   我更大声音地说:“开心!”
   她转头望了我下,又转过头去喊着说:“想跟姐浪迹天涯吗?”
   “想啊!”,我也完全放开地说着,无疑跟她在一起是幸福的,而当时的我却始终不知道,那幸福来自什么,是不需要工作,是可以尽情的欢娱,还是什么,我无法知道,我只是个简单的,涉世未深的孩子,也许的确如此。
   “啊哦!”,她把车开的飞快,似乎在飚车,我有点晕,但是又刺激无比,我想,我们真的是要浪迹天涯了。
   车子在一栋江边的老别墅前停了下来,那里风景优美,在江城上大学四年,我却不知道江城有如此漂亮的地方。院子上都长满了爬山虎,以及一些蔷薇花,里面有游泳池,有亭台楼阁,还有一个网球场,院子朝南,阳光充足地照遍每一个角落。
   门口还有两条雪白的狗,两三个用人,一个老头在那里修剪花草,两个老阿姨在那里晾晒被褥。
   “下来吧,到家了!”,梅子姐,调皮地吹了下口哨,然后那两条狗就跑来了,她蹲下摸着那两条漂亮,毛发长长的狗儿说:“宝贝,快来叫哥哥,哦,不,是叫叔叔!”
   我被她逗的哭笑不得,她还满有能耐的,竟然会用指头吹口哨。
   我也过去摸着那狗说:“满漂亮的!”
   “原来还有条呢,不过去天堂了,被我埋在了远处的山上,你看——”,说着,她指着远处的一块高地给我看,我似乎真看到了一个小墓,操,有钱人,葬条狗,都要这么奢侈。
   我点了点头。
   “进来吧!”
   我进去后,发现了十分惊讶的一幕,院子里有一个停车场,那里竟然停了十几辆跑车,都是不同牌子的,她可真够奢侈的。
   走过几根柱子旁,她跟我说:“看到这柱子了吗?从南非运来的,光运费就有百多万呢!”
   我心想,你跟我显摆吗?反正我也不稀罕这些,几根破柱子,要这么多钱,在我们老家,可以买全村人的房子了。
   几个用人见梅子姐回来了,都过来跟她打招呼,梅子姐叫他们叔叔和阿姨,而他们却不说话,梅子姐小声地跟我说:“他们不会说话,你以后也不要跟他们说话,见面笑笑就好了!”
   我点了点头,跟她走进了房间,房间里十分奢华,古色古香,里面的装饰风格,好象东南亚那边的,里面还有一种熏香,很好闻,不过有点太强烈。
   地上有地毯,上面有着奇异的花纹,好象某种图腾,在一个角落,还有一尊菩萨,很是干净,被擦的很亮,沙发也是传统的雕花红木加棉布做成的。楼梯也是红木材质,到处都是花纹,看起来真是烦琐,大厅上面有一个庞大的水晶灯。我心想那东西要是掉下来,肯定能要人的命。
   “以后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吧!”,她说着从一个冰箱里拿出饮料给我,我喝着看着四周说:“太美了!”
   她一屁股坐到沙发上,然后拍着沙发说:“过来坐!”
   我点了点头,坐下后,她望着四周说:“全是东南亚的东西,都是运过来的!”
   “你信佛吗?”,我问她。
   “还好吧,半信半疑!”,说着,她站起来,走到佛像前,然后插了根香,就叫我过来说:“家良,过来,拜拜,观音姑妈!”
   我被她说笑了,走过去,虔诚地拜了下。
   她一拍手说:“好了,姑妈说你是个好孩子,让我好好照顾你,OK!”
   我傻傻地笑着说:“你怎么跟她有亲戚啊?”
   “那当然,我们是一家啊,我也姓关啊!”,说着,她就笑着摸了摸我的头。
   我想她真是开朗滑稽的人,跟梅子姐在一起,我很轻松,那个时候,一切可怕的事情还未到来,我们都像是在天堂逗留,而忘记了回家的孩子。
   梅子姐接着就带我到楼上参观,哪个房间是做什么的,哪件物品有什么来历,哪种颜色是她喜欢的,等等,她说了好多,有几个房间,她没带我进去,而是吓唬我说:“这些房间可不能去,原来是我外婆住的,外婆后来去世了,她不喜欢别人进她房间呢!”,我被吓的浑身发毛,她就笑着弹了下我的脑袋说:“没事了,呵!”
   总之,我是没进去,后来,就跟她到了她的卧室,这是最重要的地方,我进来后,她把门锁上了,躺到床上,喘息着说:“要不要再来一次?”
   我牙齿咬着嘴唇,贪吃地说:“要!”
   然后,两个人就抱在床上亲吻,翻来覆去,最后,我在上面抱着她,把她的床头顶的直作响,她似乎是怕外面的人听到,很小声地叫着,以至呻吟的时候,她都没怎么出声,而是死死地咬住我的肩膀,操,我的肩膀好象都出血了。
   那些日子,我感到无比的舒适,每天过的很有规律,晚上跟梅子姐一起看电视,吃东西,过后就是做爱,白天的时候,我们会开车出去购物,我被她全新收拾了,而且剪了很阳光的短发,看起来很是硬朗,下午的时候,我们会去江边钓鱼,如果不钓鱼,就一起打网球,我开始不怎么会,她教我,后来,我就打的很好了。
   她一输球,就会急的乱跺脚,说我不该欺负她,有时候,她还会打累了,猛地跳到我的背上,用小拳头乱打我,我很开心,享受这种感觉。
   黄昏的时候,我们有时候还会出去散步,那里一个人都没有,我也不怕,时常搂着她,两个人像孩子一样有时候还会追逐着打闹,我们真的很像恋人,她看起来一点也不大,比我都有活力,我真的是爱上了她,爱上了这个女人,可是我们谁也没有说爱这个字,真的没有说。
   对于她的工作,我也没多过问,她简单说过几次,都是云里雾里,我也搞不清楚。
   这样的日子让我十分留恋,我害怕时光的流逝,每天都贪图享受着这样的时光,直到有一天,我从外面一个人回来,竟然看到了一个我永远也不会忘记的混蛋。
   是他把我害的吸毒,而这个人竟然出现在了梅子姐的院子里。我真想扑过去把他杀了。
  
  



大兵bx365x会员
.第 8 楼. -□ 2010-4-2 21:15 发贴 110
注册 2009-2-4

11.
   我欢快地从外面回来,准备把钓到的两条鱼交给王妈烧了。
  梅子姐很喜欢吃长江里的鱼,她跟我说过,她小时候经常吃外公从江里打上来的鱼,对长江有着很深的感情。按梅子姐的说法,她是江城本地人,而她是如何从一个渔民的孙女变为今天的女强人的,她并没有详细地说来。她甚至从未提起过她的父母。
   那天,本来是我们一起去钓的,可是她中途接了个电话就先回去了,当我走到门口的时候,我看到院子里停了辆黑色的轿车,我想家里是来了客人。
   王妈看我回来,对着我笑,这里的几个用人看起来都很友好,虽然不会说话。我把鱼交给她,对她示意了下,她马上就明白了,接着就笑着点头,拿着鱼往厨房去了。
   我并没有马上进客厅,而是把那两条梅子姐最喜欢的哈士奇给喂了点食物,陪他们玩了会,他们已经能够把我当主人了,见到我就特别亲。
   在我低头玩弄着狗的时候,突然几个人的黑色西装裤子从客厅走出来,映入我的眼帘,我微微地抬起头,虽然有些距离,但我还是看到了那几个人,都穿着黑色西装。
   有个人对着我的方向吹了下口哨,两条哈士奇不停地摇尾巴,我知道他在跟狗打招呼,应该是经常出没这里的人。
   “哎,你是谁?”,一个瘦瘦的留着小胡子的人问我。
   我站了起来,没有说话,而是皱起眉头,我越来越确认,这个小胡子就是给我那次在酒吧下药的人,虽然一个是黑天,一个是白天,但是我却能够清晰地认出来了。他那邪恶的样子,我如何也忘不了。而他却似乎记不起我来了。
   “问你呢!”,那个小胡子继续问我。
   这个时候,梅子姐匆忙地从屋里走了出来,走到外面对着他们说:“哦,我一个远房表弟,大学毕业过来玩!你们走吧!”
   那几个人忙点头说:“是的,大姐!”
   他们刚想走,我飞快地冲上前去说:“你站住!”
   那个小胡子和两个人一起转向我,愣了下,然后挑着眉毛说:“表弟有事?”
   梅子姐忙走了过来,望着我说:“家良,怎么了?”
   我皱起眉头望着他们说:“我记得你,你还记得吗?在天堂人间!”
   那个小胡子听了这句话,眼睛转了下,就一笑说:“哦,我以前经常去那玩,你认识我?”
   梅子姐忙说:“哎,家良,怎么了啊,认识啊!”
   我转向梅子姐说:“姐,我跟你说,就是这个人,给我下毒的,就是他,我不会认错的!”
   当我说出这句话后,那个小胡子和其他两个人猛地一怔,似乎提到毒品这个词,他们有着无比的畏惧,甚至是怕别人听到。
   他们都没有说话,彼此微微地用眼睛望着,我望着他们,接着又说:“姐,我要打电话报警!”,说着,我就往屋里冲去。
   我还没跑几步,突然就被两三个人按倒了,接着就是梅子姐的声音说:“你们放开他!”
   另一个人对梅子姐说道:“大姐,这小鬼到底是谁?如果是我们无意搞错了,你跟他解释清楚,我们赔个不是,实在是不知道,有可能,兴许,是个误会!”
   梅子姐走过来,他们把我放了,我气喘吁吁地望着梅子姐说:“你告诉我,是怎么回事?你怎么会认识这个人?”,因为那些日子的亲密相处,我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女朋友,当成了自己的宝贝,自己的私有财产,我感觉我有权利问她。
   梅子姐望着那三个人说:“你们先上车里呆着!”,那三个人望着梅子姐说:“大姐,没事吧?”
   梅子姐摇头一笑说:“没事!”,那三个人上了车。
   我望着他们,梅子姐望着我说:“不用担心,他们不会跑的,没我吩咐,走不了!”
   我低下头,然后又抬起头说:“跟我说,你怎么认识他们的?”,我似乎明白了什么,一下子通透了很多,她那天很敏感地发现我吸毒,后来跟我讲述那么多毒品的危害,而后又在她的住处见到了给我下毒的人,这一切,不得不让我似乎明白了什么。
   她没有马上说什么,而是静静地望着我,而我倒要看看她到底能怎么解释。
  



大兵bx365x会员
.第 9 楼. -□ 2010-4-2 21:19 发贴 110
注册 2009-2-4

 12.
   她愣在那里,低下头,想着什么。她的沉默正是验证了我的猜测。我冷笑了下,我竟然一点都不怕她,也许是因为那些日子的亲密接触,哪怕她真是个毒犯,我也不会怕她。
   “你说啊?”,我催促她。
   她转头看了下远处,然后很坦然地一笑,就跟我说:“家良,回屋说!”,说着,她先走进了客厅。
   我跟了进去。
   她背对着我,望着客厅里的一幅古画,静静地。
   “你还有什么可以说?”,我咄咄逼人地说。
   “家良,你还是个孩子,很多事情,你还——”,她还没说完,我就打断了她的话说:“我不是小孩子,你听清楚了,我是男人,是男人,我什么都明白,做普通生意的,怎么会有这么多钱,十多辆高级跑车,一根柱子运费都要上百万,操,你以为我是傻子吗?”
   她停顿了下,突然猛地转过头望着我,特别凶狠地说:“你到底要说什么?”
   我被她吓了一跳,我点着头说:“我——我不要说什么,我只想你亲口告诉我,你们是不是一伙的,我不希望你是那样的人,你知道这会害了多少人,你知道毒瘾发作时的痛苦吗?你知道这会给社会造成多少危害吗?没钱吸怎么办,去偷,去抢,去杀人,你知道吗?”
   她抬起一只手,在眼前比画了下,然后狠狠地放下说:“你说够了没有?姐在你眼里就是这样的人吗?你凭什么这样的口气跟我说话,你是谁?你有什么权利——”
   我也不客气地说:“是的,呵,我是没道理这样跟你说话,我凭什么啊,吃你的,穿你的,玩你的,哪一样不是你这样有钱风光的女人给予的,我有什么理由问你,呵!”
   “你混蛋你——”,她被气的直哆嗦,她从来没有那么凶狠,那么的可怕,但是她又无可奈何,我喜欢这样来折磨她,似乎那里面有快感。
   我望了望楼上说:“那个不让我进去的房间是不是用来藏毒品的,你说!”
   她闭了下眼睛,当她再睁开的时候,她对我狠狠地吼道:“电话在那里,你去报警去,你简直无理取闹!”
   “那你为什么不说,你没有做过对不起良心的事情,为什么不跟我说,你为什么要沉默,你可以对着——”,我转向那个观音像说:“对着观音发誓吗?”
   这句话似乎触动了她的神经,她的头似乎有点疼,她摸了摸脑袋,然后低下头对我很低的声音说道:“你给我出去,给我滚,给我远远的,你想报警,就去报警,不过我告诉你,你永远也不要再踏入我这里半步,永远也不要再让我见到你,你给我从我的世界里消失!”
   她知道我不会报警的,即使,我当时就能确认她是个毒犯,我也不会报警,不知道为什么,我不想她马上死。
   她没有否定我的话,也没有承认,我想她这样的表现是对的,她无法承认,也无法否定,因为她无法对着观音发誓,我的话让她深深的忏悔。
   当她让我走的时候,我心里竟然疼了下,但是我会走的,我一笑说:“我会走的,你放心好了,我从此不会再踏入你这里半步,你太神秘了,不管怎样,就光你跟给我下毒的人有来往,我都不会原谅你,永远不会原谅!”
   我说着,转身就往外面走。
   外面的阳光很毒辣,我看到那三个人从车里走了出来。
   我从他们身边走过,什么也没说,他们也没说,有个人要拉我,后面那个女人的声音又传来说:“让他走!”
   我一气走出她的别墅,沿着那条路一直走,一直走,我感到无比的痛苦,这到底是怎么了,我为什么要认识她,为什么来这里,这里充满了迷团,充满了激情,同时也充满了危险,以及那似乎罪恶的深渊。
   我想,我是真的爱上她了,在我那次离开别墅的时候,我竟然感到心痛,每走一步都会心痛,也许就这样真的离开了,离开了,这个匆匆踏入我的生命,有过那么多欢声笑语,而又要匆匆离开的女人。
   那晃如一个梦,让我不知所措。
   梦暂时的醒来,却不会真正地醒来,也许缘分没尽,没干,故事还要继续。
   再次见到梅子姐,是一个月后,那天,我正在送货。



<< 1 2 3 4 5 6 7 8 9 10  ... 75 >> 下一页>


论坛导航:   □- 清 纯 劲 爆  □- 网 友 自 拍  □- 卡 漫 另 类  □- 影 音 交 流  □- 站 务 其 他  □- 文 学 欣 赏  □- B T 专 栏  □- 每 日 图 影
365会员性息交流区  < 付费会员个人秀 > < 付费会员服务区 >
□-华东北 |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自治区 辽宁 黑龙江 吉林 □-西南北 | 四川 重庆 云南 贵州 陕西 甘肃 新疆、宁夏、青海、西藏
□-华中东 | 上海 江苏 山东 浙江 福建 河南 湖北 安徽 湖南 江西 □-华南港澳台海外 | 广东 广西自治区 海南 港澳台 海外区
  






< 联系我们 - 6ni.info - 论坛规则 >

X365X.com 2000 - 2016